怀念,在离别后盛开

2019-06-12 11:38

1

秋,仿佛在一夜之间席卷了整座城池,微凉正悄然入侵。

送别了华之后,独自一人走出车站,拦了辆的士,然后穿越大半个城市返回住所,蜷缩在房间内昏睡了一个下午。

朦胧中依稀听到外界的喧嚣,仿佛从久远的世纪传来,分辨不出具体的方位,仿佛我并未躺在床上,而是还和华走在那个人头攒动的广场,他拿着喝空的饮料瓶佯装嗔怒地轻敲我的额头,奚数着我的种种“不乖”,而我在他身边轻轻一闪,便避开了他的微“暴力”。

华随着我的步伐,欣赏着沿途的风景人文,与我一左一右在人群中慢慢地向前走,周围有琉璃般的灯光,还有低缓的古典音乐静静地流淌……我在似睡非睡的状态里,意识变得忽而清醒忽而模糊,我知道,我一定是太疲倦了。

华在的两天,一向嗜睡的我不知为何睡眠突然急剧地减少,仿佛身体不再受大脑的控制,多年来一向规律的生物钟就那样被无情地打乱。暗夜里,将空调的冷气开足,不再是为了单纯地降温,而是想让澎湃的思绪变得静谧。柔和的灯光下,凝视华熟睡的样子,是那么安静,那么温暖,仿佛红尘间,我与他并非初次相逢,而是相伴着一起走过了很久很远的路程……

曾经,无数次想象过与华相见的场景,但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那一刻竟然会在我还没有完全做好心理准备的状态下仓促地到来,华隐瞒了自己的行程,在那个炎热的夏季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我在的城市。

夕阳西下的傍晚,我在旎漪的暮色中,见到了那个我生命中眷恋了很久的人,熟悉而又陌生,熟悉的是他的身影与面容,陌生的是,我与他相见的那个瞬间,并没有灵光闪过,更没有以我曾经想象过的任何一种形式出现,一切是那么平淡安然,甚至连我心跳的频率也出乎意料地与往常一样。

在华尚未来到这座城市之前,他曾对我说,他在另一座城市的广场上看到情侣成双,心生羡慕。于是,在华到来之后,没有征询他的意见,我便引领着他去了这座城市最负盛名的广场,在密集的人海之中,与他悄无声息地在广场上的青石板上印下了成双的足迹。华缓缓地走在我的一侧,看着周围的人群,感叹着这座城市的人流密稠,也惊讶于广场上那些慷慨激昂的歌声。

我静静地陪在华身边,看周围流光溢彩的霓虹在他的眼眸中辉映出璀璨的倒影,温暖在我的心底一点一点地盛开,覆盖掉初遇他时的局促。

2

我叫素颜。很容易理解,素面朝天的意思。

虽然我并没有沉鱼落雁之容,但我庆幸自己仍有勇气不施粉黛地站在人群之中。

其实,素颜这个名字只是我的昵称,因为在与华的交往中,我察觉出他不太容易接受粉饰的女子,他曾无数次在电话中有意无意地询问我生活中是否经常化妆,我有时候告诉他我不化妆,而有时候又告诉他我化妆。我对他提的问题总是喜欢表现得心猿意马,然后偷偷看他对我态度的反应,感觉自己像个喜欢恶作剧的孩子,总是故意地引爆他的情绪。或许,是我太需要他对我的宠爱和关注了。

我没有告诉华,其实,除了选购服饰,我是一个极少会将大把的时间用在化妆上的女子,我只是偶尔喜欢在心情愉悦时精心拾掇自己,但也仅限于化化淡妆,涂薄薄的粉黛,画纤细的眼线,抹浅浅的卡其色眼影,涂若有若无粉嫩透明的唇彩……

初次见华,我很想从头到脚把自己妆扮一番,以接近完美的形象出现在他的视野,但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我知道华希望我以本真的自我站在他的面前。

我不想让华失望,虽然我的素面朝天或许同样会给他带来失望,但我至少应该不会遗憾,因为倘若一个男子只是单纯的坚持美貌至上,而对方又非闭月羞花之容,再怎样做都将没有意义,所以,面对华,我甚至连防晒霜都忽略了,其实最主要的是因为我向来就不喜欢那涂抹在肌肤上的黏白。

与华相处的日子,感觉时光异常短暂,仿佛只是生命中的一瞬,而即便是一瞬,也已在我的记忆中被永久地定格。我不知道,自己能否会与他携手一生,但我清晰地明白,华终将在下一个黎明到来之后离开这座城市,因为聚散是人间常态,离别总是难免。

送华到车站的那天,我表现得极为薄凉,只是在临别的那一刻突然想要一个拥抱,用来慰藉别离后的日子。在涌动的人群中,我与华片刻相拥,然后,松开,微笑着目送他进入检票口,看他透过栅栏朝我挥手时眼神中的余韵,心中突然漫起伤感……

华离开的第二天,立秋。凉意悄悄潜入了这座城市。

我恍然发现,我最温暖的记忆,并不是华的怀抱,也不是他的拥吻,而是他伸出手轻抚我的脸颊以及偶尔在我脑后揉乱长发的动作,虽然轻微,却是那么暖,那么柔,也只有那一刻,我才感觉到他心中的情感,是多么细腻,而此时,又有多么让我怀念……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