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GE副总裁:中国的一时性波动是结构改革在推进的证明_0

2019-06-08 14:06

  几年前还维持着两位数增长的世界经济引擎中国放慢了其前进速度。然而,如果只关注减速的话,就会错判中国真正的实力。

  虽然中国目前存在此前引领发展的第二产业出现低迷的阴暗面,但也有消费等成为新增长引擎的明亮面。

  这就是经济结构正在快速转型的新中国,也即New China。对于经济规模即将在2030年之前追平北美的中国,其变化绝对不容错读。

  记者:听说赖斯先生住在香港。在香港指挥全球运营是出于什么目的?

  赖斯:通用电气2011年开始从香港统筹全球运营。我们的业务遍布170个国家,要想在21世纪取得成功,必须从有别于以往的视角思考问题。其中的1个视角,是要取得全球与本地的平衡。

  在我进入公司的1978年,GE还只在20~30个国家开展业务,销售额8成来自美国。而现在,销售额的65%来自美国以外。企业经营的方式当然也必须随之改变。

  记者:早就有人指出,中国经济发展放慢是世界经济的巨大风险,您怎么看中国经济的现状?

  赖斯:中国的发展速度确实在明显放慢。原因可能有几个方面。出口低迷、材料价格下跌。政府反腐应该也是一个原因。

  中国经济在短期内波动可能加剧。但从长期来看,我们依然坚持乐观的观点。因为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即使经济增长放慢到4~5%,依然超过绝大多数国家。

  而且,对于已经把业务范围缩小到基础设施的GE,中国今后依然是增长市场。GE在发电、水处理、保健、飞机、铁路等领域开展业务。而中国等新兴国家还缺少这些基本的基础设施。在今后几十年要不断进行完善。其中,中国的需求应该是最大的。虽说按季度计算,订单金额可能出现减少,但之后应该会实现反弹。

  就像我们大力发展的基础设施领域,在开展周期长的业务的时候,不能只在晴天的时候出门,一下雨就往回跑。要想做成业务,首先需要成为对方信任的伙伴。这在中国或是其他国家都是一样的。

  与中国企业联手支持一带一路

  记者:在开展中国业务时,GE也在推进与中国企业的合作关系?

  赖斯:在中国做成业务,与中国企业的合作关系非常重要。 比如说,中国是世界最大的飞机市场,我们不仅销售发动机,还与中国企业合作提供维修服务。另外,在发电领域,除了与中国的发电设备制造商哈尔滨电气合作之外,我们还与国有电力公司中国华电集团成立了合资公司。目的是向中国国内的发电站提供发电机,并且利用伙伴关系,联手将业务扩大到周边国家。

  合作的成果,是对中国政府推进的一带一路政策的支持。2015年10月,我们与哈尔滨电气合作,就向巴基斯坦的电力公司提供世界最大、效率最高的GE最新型燃气火力发电机9HA达成了协议。巴基斯坦是中国政府一带一路政策重视的沿线国家之一。向该国提供最先进的发电机,表明了GE支持一带一路政策的坚定决心。

  记者:与中国企业合作要成功需要哪些条件?

  赖斯:有两个关键条件。一个是向合作业务投入高级管理人员。也就是投入在总部也能够发挥影响力的一流人才。自己不拿出诚意,就想取得成果,在中国打拼可没有那么容易。

  而且,在高级人才与对方建立关系之前,要充分投入时间。在就合作基础和理念达成一致前,不能急于求成。

  比如说,GE的中国业务高管是一位中国女性。她从中国的大学毕业后赴美读研,作为会计人员进入GE,现在位居高级副总裁。在30万员工中,高级副总裁只有20~30人。可以说是真正的高级人才。

  而且,中国的电力、水、飞机租赁、燃油燃气业务的高管都是中国人。中国员工约有1.8万人,假如前100号人物都是派驻的人员,中国人就会觉得没有晋升的机会。这样在中国无法取得成功。

  GE的这个思路不仅限于中国。无论是日本、韩国,还是巴西、墨西哥,GE都积极录用当地员工。如果不这样做,就理解不了当地的市场。

  违法的人不只是中国,在哪里都有

  记者:您前面指出,中国政府开展的反腐运动也是导致经济发展放慢的一个理由。有人说在中国,不行贿就做不成业务,实际情况是怎样的?

  赖斯:我不能赞同这种观点。我们绝对不行贿,也拒绝受贿。这不只是在中国,在哪里都一样。只要出现违法的员工,我们就会解雇他。

  GE在中国收获了巨大的成功,但我们不需要行贿。这个问题的观点是错误的。

  通过开展反腐运动,在长期会增加企业活动的透明度,对于我们这样的企业,开展业务会变得更容易。

  腐败并不是中国发明的。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都有腐败。很多企业都受到腐败的困扰。无论是在哪个国家开展业务,我们都必须提高警惕,以防出现违法行为。因为妄图歪曲规则、侵吞资金的人在哪里都有。

  当然,在中国也必须提起警惕,但这并不是只针对中国。

  支持结构改革,就要接受不稳定性

  记者:中国政府正在推进从出口主导型向内需主导型转变的结构改革。对于一系列改革能否成功,各方观点不一。您是怎么看的?

  赖斯:中国推进的结构改革,在长期应该对我们有积极作用。因为中国企业之间,以及中国企业与全球企业之间,会在市场经济的基础上,加快展开竞争。

  而另一方面,结构改革有时可能会造成具有破坏性的不稳定性。但我们必须接受这些。就像我们过去数次经历市场波动那样,没有不稳定性的市场经济是不存在的。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