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起早贪黑为欧美代工 15美元的鞋却仅赚1%

2019-06-12 11:38

  近日,东南沿海地区有关厂商无奈地表示,你可能会笑我。一双鞋,我们现在没有利润。作为最早一批将制鞋业转移到大陆的台商之一,昌健鞋业董事长童水顺在1990年将台湾的鞋厂搬到东莞厚街。26年来,他依然不断将部分生产线转移,他已经把在东莞大部分的产能转到越南和老挝。10多年前,一双出口价为5美元的鞋子,大约可以赚2美元;五六年前大约可赚1美元;现在,出口一双15美元的鞋子,甚至连1元人民币都赚不到,利润率大约只有1%,有些订单还会亏损。他们只能通过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才能将总数摊平。

  实际上,这不单是制鞋行业的图景,其他很多行业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这不单是近几年才发生的事情,以前也在发生。还记得那个广为流传的芭比娃娃的故事吗?

  一份有关芭比娃娃生产方式的调查报告记录了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企业参与其生产过程的情况,生动地描绘了全球化生产体系的基本场景:美国负责芭比娃娃的设计和销售,并提供芭比娃娃的模型和装饰;台湾地区采用进口石油提炼出一种塑料材料,作为生产芭比娃娃身体的原料;日本生产芭比娃娃的尼龙头发;中国大陆提供棉布用于制作芭比娃娃的服装;最后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中国大陆组装成最终产品。在美国海关,一个芭比娃娃的进口价仅为2美元,其中,35美分是中国的劳动力工资,65美分是材料成本,1美元是运输成本、管理费用以及香港的利润;在美国市场,一个芭比娃娃的零售价为9.99美元,扣除进口成本,剩下的8美元作为智力附加值被美国获取,在最终价值中所占的比重高达80%,而中国仅仅获得了微薄的劳动力收入。

  近些年来,芭比娃娃的故事意犹未尽,苹果iPad的故事再度兴起。一台市场售价299美元的ipad平板电脑,负责研发和营销的美国公司获得160美元,提供关键零部件的日本公司获得130美元,剩下可怜的9美元,才是留给负责组装和包装的中国企业。

  究其原因,主要是在经济全球化与区域经济一体化并行发展的趋势下,国际生产组织方式发生了深刻的变革。过去,一个最终产品完全在一个国家或地区生产完成;现在,一个最终产品分成若干环节,并分散在最有效率和成本最低的国家或地区完成。在这一过程中,不同企业之间密切合作、协作共生,建立起相互依存的生产关系,从而形成同一产品由不同国家的企业共同参与完成的全球化生产体系。

  随着国际生产网络的形成与发展,全球竞争日益由单个企业之间的竞争演变为企业网络与企业网络之间的竞争。对于跨国公司来说,他们会依据不同的区位优势来配置不同的生产环节,结果是当代国际生产组织方式也随之发生着深刻的变革,研发、设计、加工等诸多产业环节锁定在一家企业内部的纵向一体化的生产流程不断分解,通过海外设厂和合同外包等方式,跨国公司内部不同的业务活动趋于分离并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重新定位与组合,以寻求优势集成与资源的最佳配置。正是跨国公司生产流程的这种分解与全球化配置,过去在一个地方完成的最终产品的生产,现在则把不同工序、不同零部件及不同组件分散到世界不同国家和地区来进行,从而形成了以跨国公司为主导的国际生产网络。

  在全球化生产体系中,大型国际跨国公司主要从事研发、关键部件的生产、战略性营销及品牌管理等附加值较高的核心生产职能,外围零部件生产、组装生产、物流管理及一般性市场营销等低附加值活动交由发展中国家的供应商来完成。在全球化生产体系中,大型跨国公司占据核心领导地位,通过控制商标品牌、知识产权、专利技术、营销渠道等手段,获得定价权,借此压低价格;而发展中国家的供应商因为缺乏商标品牌、知识产权、专利技术、营销渠道,只能为大型跨国公司代工,赚取廉价的辛苦费。与此同时,很多行业的大型跨国公司已经形成寡头垄断局面,而发展中国家供应商数量众多,存在恶性竞争问题,形成自相残杀的局面,进一步压低了发展中国家供应商的利润。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