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万奥斯曼军队 就这样被6万波斯人包饺子全歼!

2019-10-01 14:53

1603年,已经完成大规模军事改革的萨法维波斯帝国,开启了对宿敌奥斯曼人的强势反击。战争在第三年爆发的乌尔米耶湖战役中到达高潮,阿巴斯一世用他的新式军队,重挫了向来瞧不起波斯的土耳其大军。帝国的危机

奥斯曼人的跨三大洲帝国

阿巴斯下决心反击奥斯曼人的原因,除了自己的新军已大致组建完毕,还在于对手已经陷入内外交困之中。曾经不可一世的帝国,已经因为自己的过度扩张而饱受肢体肥大症摧残。反倒是过去显得老态龙钟的波斯,在改革成果促进下,焕发了新生。

土耳其人的危机,首先来自其固有的政治结构。和很多后人理解的集权帝国不同,奥斯曼实质上还是一个封建化程度较高的中世纪政体。尽管有驻扎在都城君士坦丁堡和众多省份首府的近卫军部队,但大部分地方依然由古老的封建化贵族所管理。这些等级各异的西帕希骑士,不仅为军队提供了半数以上兵力,还是日常行政管理队伍中的基层人员。所以,中前期的奥斯曼帝国,并不需要维持庞大的官吏队伍和中央军部队。

奥斯曼近卫军与官僚的规模一直不大

然而,当历史推进到近代开端的16世纪,众多外部因素开始发挥了解构性作用。作为奥斯曼人在西线的最大对手--哈布斯堡家族的神圣罗马帝国,也控制着远超土耳其人理解的庞大世界。尤其是属于西班牙王室的美洲殖民地,为中欧帝国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白银资本。由此引发的全球性通货膨胀,也深刻影响了宿敌土耳其人。

同样面临金融风险,哈布斯堡帝国可以通过意大利银行家们帮助,尽可能延缓通胀压力。但缺乏此类机制的奥斯曼人,就只能更惨烈的迎接社会结构变化。由于需要维持地方封建主的战争动力,君士坦丁堡的宫廷就一直以军功作为西帕希骑士们的土地继承门槛。当通货膨胀在民生、军事等领域集中爆发,让很多领主都在顷刻间面临破产。

奥斯曼已完全笼罩在美洲白银资本的阴影下

奥斯曼中央则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加以应对。一面顶着帝国疆域过大的风险,继续推行扩张政策。同时也大规模扩编近卫军部队,取代战力日益下降的封建武装。然而,每一次战争的结果,都会让哈布斯堡家族从新大陆运来更多白银。通过匈牙利边境和地中海港口的流通领域,迅速倒灌入东方市场,让危机变得更加深重。

因此,帝国在16世纪后期就已经显出江河日下。特别是在经济本来就不发达的安纳托利亚省东部,地方民兵组织与西帕希领主联手,掀起了破坏性巨大的杰拉里叛乱。

在安纳托利亚东部也出现了地方武装叛乱

两者都是帝国内最重要的基层武装力量,却因为不属于近卫军系统而待遇低下。当奥斯曼人不再将目光转向东方,他们就无法获得战时工资与战利品收入。最终,演变为土耳其东部的割据力量。

此外,在1593-1606年之间,奥斯曼帝国还在欧洲深陷“长土耳其战争”泥潭。所有的军事资源,都被用于和奥地利、西班牙、教皇国、德意志诸侯、瓦拉几亚和摩达维亚等国交战。对于东方的波斯人,自然是无暇顾及。

同哈布斯堡帝国的对抗 严重消耗着奥斯曼国力

波斯人的大反攻

16-17世纪的大不里士地图

利用奥斯曼陷入危机的有利时机,阿巴斯大帝的波斯军队开始了期待已久的反攻。目标不仅仅是将旧都大不里士收回,还要再次控制高加索山脉和两河流域。这样可以打通从印度洋到黑海的直接联系,将土耳其势力从东西方国际贸易中驱逐出去。

1603年9月26日,数万波斯军队首先在纳哈凡德要塞发难。那里是奥斯曼设立在幼发拉底河以东的基地,随时威胁着萨法维都城--伊斯法罕。阿巴斯的新式炮兵,在英国教官的指导下,成功炸开了要塞外墙。数量有限的土耳其近卫军步兵,在大量装备新式火枪的古拉姆部队强攻下,被迅速消灭。如果阿巴斯下令继续前进,波斯军队将可以直逼两河大城巴格达。

提着土耳其人头游行的波斯士兵

然而,在对手来得及反应之前,萨法维军队又迅速北上。10月21日,他们包围了同样缺乏足够守军的大不里士。由于土耳其人没有对中世纪城墙做任何改造,波斯炮兵再次在很短时间内就轰塌了城防设施。早已不满土耳其人统治的市民,开始掀起大规模暴动,将许多来不及撤走的近卫军斩首。阿巴斯率军入城后,命士兵将奥斯曼阵亡者的首级插在长矛上,举行了特别血腥的武装游行。

一个月后,阿巴斯的军队继续西进,包围了亚美尼亚城市埃里温。另一支偏师则径直北上,占领了山城第比利斯。位于高加索山麓上的几个格鲁吉亚公国,纷纷宣布同奥斯曼脱离宗藩关系,再次成为波斯人的附属国。

进入埃里温的阿巴斯一世

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打击,奥斯曼苏丹默罕默德三世也突然暴亡。新继位的艾哈迈德一世,不过是个13岁的孩子,权力完全落入了近卫军之手。为了解决波斯威胁,土耳其人派出了具有意大利血统的约瑟夫-锡南帕夏,以及10万人的帝国东部驻军。但因为需要在东西两线开战,所以具体的调动和部署速度都比以往要来的缓慢。波斯人在6月攻克了埃里温,锡南帕夏抵则要等到11月才抵达安纳托利亚东部。根据传统的奥斯曼战争法则,军队在冬季需要在营地里休整的。加上阿巴斯也让军队停止前进,双方便在亚美尼亚山区形成对峙。

1605年春季,锡南帕夏依然不准备进行反击。虽然他的部队在名义上规模庞大,但真正的可用之兵却少之又少。帝国不断扩编的近卫军,因为数量暴增而变得质量下降。大量的地方部队则更加难以驾驭,有随时哗变的可能。若非萨法维军队继续向西攻打埃尔祖鲁姆,他们可能会继续停留在原先的位置上。长期的集中驻扎,已经让各部队士兵都变的焦躁不安。在一定程度上也促使锡南开启了他所不愿意进行的正面冲突。

缓慢集中起来的奥斯曼近卫军部队

乌尔米耶湖畔的陷阱

出生自西西里岛的约瑟夫-锡南帕夏

1605年9月,近10万奥斯曼军队开始向东寻找萨法维入侵者决战。他们沿着安纳托利亚地区的狭小山路,艰难前行。来自克里米亚和鞑靼轻骑兵,不断前突侦查敌军位置。萨法维人似乎也不愿意和他们发生冲突,开始向着大不里士方向撤退。

根据此前的交手记录,波斯军队很难在万人级别的野战中获胜。所以包括锡南帕夏在内的大部分奥斯曼军官,对驱逐对方抱有信心。除了长期吸收欧洲技术的炮兵,他们的火枪手比例也远高于对手。即便是不属于近卫军系统的民兵,也往往招募自巴尔干等边区,射击技术非常精湛。经过扩编的近卫军骑兵和西帕希骑士,虽然武力水平不若以往,但还是另所有对手都忌惮的骑兵力量。加上众多来自地方和附属国的轻装炮灰,足以将战线推回1603年前的位置。

已经大量装备火枪等先进武器的奥斯曼军队

尽管对阿巴斯一世的军事改革有所耳闻,但土耳其人在当时还不清楚对方到底有何长进。因为根据情报显示,除了新的古拉姆近卫军,萨法维队伍里还有不少使用弓箭等传统武器的民兵。他们的骑兵似乎也和过去没有什么区别。

然而,波斯军队的后撤,只是在为自己寻找一片合适的战场。包括阿巴斯在内的指挥层,都清楚土耳其所具备的整体国力优势。所以,普通的击溃战并不能让奥斯曼军队伤经动骨。要让对方在一段时间内无力反击,就需要歼灭区域内的大部分精锐力量。他们的向东撤退,其实就是要让土耳其人放松警惕,并给自己安排最合适的伏击阵地。

位于安纳托利亚东部的乌尔米耶湖风景

9月9日,奥斯曼追兵已经越过了乌尔米耶湖。那是全世界最大的盐湖,也是一片荒凉高原的环境缩影。大军在这里无法搜罗到足够的粮秣,让决策层变的比以往更加焦躁。除了快速通过这类环境恶劣的区域,决战就是另一种绝佳的选择。

当斥候传回发现波斯军队的报告后,锡南帕夏意识到决战即将来临。他随即按照经典的布阵模式,让大部分军队都走出营地。最精锐的近卫军步兵在中央构筑其大车阵地,并在前面部署了野战炮兵。地方上的西帕希骑士担任两翼,并有一些步兵负责掩护。但因为安纳托利亚的乱局,造成这些封建武装的数量不足,所以由不少近卫军骑兵加以补充。余下人则和帕夏一起成为了总预备队。这些部队的周围,还有数量不少的鞑靼轻骑兵和征召炮兵,部分人需要在主力决战时防御营地。

两名16-17世纪之交的土耳其近卫军骑兵

相比之下,萨法维这边的部署要隐秘许多。阿巴斯将大部分步兵和炮兵都放置在两座山丘之后,只让麾下大将阿拉瓦迪汗带骑兵露面。所以在锡南帕夏看来,他面对的就是一支和过去并无不同的波斯军队。

战役在波斯骑兵的冲锋中拉开帷幕。亦如过去百年里的情况,阿拉瓦迪汗带着1-2万人的骑兵,猛攻整个奥斯曼阵线。除了从各地方省份召集的红头民兵,不少人是由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军事奴隶组成的古拉姆部队。因此在相互协调和组织纪律性方面,波斯骑兵已经有了不小的改观。在成功击垮了鞑靼人与征召炮灰后,接着猛攻土耳其人的两翼。这样既可以避开火力最强的中央阵线,也可以尽量杀伤没有工事保护的骑兵。

波斯骑兵从奥斯曼阵地前佯装撤退

经过一段时间的来回拉锯,奥斯曼人的阵地依然巍然不动。但由于财力限制,很多土耳其骑兵的装备都有轻型化趋势。在面对依然保持传统武装风格的波斯人时,立刻就显得落入下风。但依靠绝对数量优势和诸如手枪一类的新式武器,还是可以咬牙坚持。很快,波斯人就似乎无力再战,开始整队向后撤离。奥斯曼骑兵也顺势展开了大规模追击。由于担心他们和步兵出现严重脱节,大部分奥斯曼步兵也随即离开阵地,努力跟在骑兵部队身后。

不知不觉中,你追我赶的两方开始接近两座山丘之间。大量的波斯步兵开始出现在战场上,并以整齐的队列释放火枪。由于已经采用了最新欧洲操典训练,他们的火力密度与连续性都远超以往。集中在道路上的奥斯曼骑兵,被大量的弹丸集中,前排人非死即伤。倒地马匹又将有限的空间堵塞,挡住了后续部队的前进路线。波斯步兵则占据高地,使用大炮、火绳枪和复合弓,不断朝着涌上来的土耳其人射击。一些奥斯曼骑兵想要调头逃离,却又被逐步赶上来的步兵堵住去路。整支部队很快就乱作一团,数量有限的领主和军官都无法控制。

严阵以待的萨法维火枪手和炮兵

先前负责诱敌的波斯骑兵,已经在这个时候从山丘间的小道迂回,再次出现在土耳其人侧翼。他们的不断尝试冲锋,迫使奥斯曼步兵在原地停下防御。这就使得对方沦为炮兵易于瞄准的目标,继续暴露在步兵火力之下。同时,还有一支骑兵预备队从山丘背后杀出,直接攻打防御不严密的土耳其军营。由于都是缺乏正规训练的轻装民兵,很快就被重装的古拉姆冲垮。但波斯人也没有忙于劫掠营地,而是转身向着主战场位置迂回。

最终,奥斯曼人恐怖的发现,自己完全陷入了波斯军队的合围之中。在短暂的恐慌过后,所有步兵和骑兵都被分为前后两组,分别对抗萨法维步兵与右翼骑兵。但当古拉姆骑兵从第三个方向冲来,缺乏重装步兵的土耳其人就再也支撑不住了。火枪手只能以进口的荷兰细剑肉搏,被具装骑兵冲的七零八落。缺乏空间活动的骑兵,只能在马背上被动防御,同样被冲击而来的对手所完虐。在越来越小的包围圈中,失去组织的士兵开始相互踩踏,进而被萨法维人全部屠杀。

乌尔米耶湖战役的布阵与进程

锡南帕夏因为不在一线位置,所以和少数骑兵逃离了战场。在收拢了大批轻装民兵后,组成了境遇落魄的逃亡者队伍。但在回到沿海地区前,这位来自西西里的奥斯曼高官便一命呜呼。萨法维军队也在第二年完全控制了阿塞拜疆地区,并顺利攻克了埃尔祖鲁姆。

乌尔米耶湖战役,是萨法维对奥斯曼的首次会战胜利。至此,波斯不再忌惮于和对手发生大规模的正面冲突。整场战争将在打打停停之中,一直持续到1618年。奥斯曼帝国在东方的控制区将面临全面瓦解。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